QAQ叶子君

gay出来的缘分 3

文笔超级渣   疯狂OOC   不喜勿喷 爱你哦~

我今天来更新啦!不咕咕咕啦!!!今天是个短小君,感觉下一篇就完结啦!明天不更新,因为有马术课和一个小考试(T ^ T) 我太难辽 感觉这章写的不太行最近没什么感觉???原谅我(T ^ T)

话不多说~

—————————————

今天的微博又炸了,因为知名游戏主播Wu54疑似游戏账号被盗号了。起因是这样的,一名粉丝想要给54做数据,就查看了54的游戏战绩记录。这一查,结果可不得了了,一直以游戏技术高超闻名圈内的54在鸽了直播这两天的战绩里吃鸡率奇低无比,甚至是出现了0杀的战绩!小粉丝这一看,觉得这可不得了了,立刻截了屏发在微博超话里。粉丝们在超话里列队行艾特正主,然而54并没有出现。这便导致了现在微博的热搜上正挂着这样一条:54 被盗号。

资深网民边伯贤先生第一时间关注到了这条消息,立刻给吴世勋打了电话,决定要送上来自边阿爸的限定嘲讽。电话还没通,他甚至都已经想好一会该怎么嘲笑吴世勋了。

“喂,伯贤哥,有事么?”

“听说你被盗号了,吴世勋!哈哈哈哈哈!”

“什么盗号啊?伯贤哥,你不会是吃黄瓜吃傻了吧???”

“呀!我不吃黄瓜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游戏账号不是被盗了吗???微博现在都传开了,你就别瞒我了,都上热搜了。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吴世勋被盗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啊,我这还打着呢,上哪里被盗号去???艺兴哥你等我一下,我有点事。”吴世勋控制角色躲到了房区里。“世勋先去忙吧,我帮你盯梢。”边伯贤十分清晰的听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

“卧槽!吴世勋,你小子背着我谈恋爱了!??还是和一个男人!!!这不会是那天你那个路人队友吧!!!爸爸我绝对没听错,就是那天那个声音!!!”

“谈什么恋爱啊,伯贤哥。我和艺兴哥现在还是朋友关系,嗯,朋友关系。”

“我就说你小子绝对是喜欢人家,那天还不承认。你小子我还不了解。你得赶紧下手,别再和别人跑了。”

“知道了,知道了。”吴世勋敷衍了两句,“伯贤哥,你说的微博热搜是怎么回事啊?”

“正事儿差点忘了,你赶紧看一眼微博,然后出面解释一下吧。挂了,你赶紧去陪你的亲亲艺兴哥吧。”

吴世勋打开了微博看到了那条热搜,表情哭笑不得。“这都什么啊?”吴世勋翻看着自己的超话内容,超话里清一色的艾特他,然后喊话他被盗号了。私信里也都是清一色的通知他被盗号了的消息。

“世勋,怎么啦?”

“艺兴哥,我上热搜了。原因是我的粉丝们以为我被盗号了。”

“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喽?”

“我也不知道。”吴世勋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心里很清楚是因为他这两天放飞自我陪着艺兴哥胡闹,导致战绩表特别差的原因,所以他的粉丝们才会以为他被盗号了。

“哎呦喂,那怎么整喽?”

“没事,我发条澄清的微博就行了。咱甭管他们了,宝贝咱们继续玩。”说着吴世勋发了条微博。

“哎呦喂,世勋你怎么又这么叫我喽?你又没在直播。”张艺兴揉了揉鼻子,有点羞涩。

“我就想这么叫艺兴~宝贝~宝贝儿~honey~baby~”

“哎呦喂,世勋...你...别搞我喽。”屏幕另一端的张小绵羊涨红了脸。

 

吴世勋发的澄清微博就特别简单的几个字:没被盗号,谢谢粉丝们的关心。时刻驻扎在微博上的边伯贤立马转发了吴世勋的微博,配字:54的确没被盗号,这两天他一直在陪“朋友”水游戏。

「小呜呜是转性了吗?像阿爸看齐,放飞自我抛弃战绩了?」

「阿爸为什么要在朋友上面加引号啊???」

「这能是54的战绩???我不信???」

 

晚上,吴世勋开了直播,弹幕里都在询问吴世勋盗号的事情。“没被盗号,真的,别担心了。”照例还是打开了游戏直接匹配,全程游戏也不怎么出声。“直播间好像太安静了,我加个BGM吧。”

“Girl I can’t get away from you.But just tell me what you want it’s true.”

吴世勋稍显低沉的声音默默跟着哼着。

「呜呜唱歌好好听啊。」

「这是什么歌啊,查不到啊。」

吴世勋抬眼看了一眼弹幕,舔了一下嘴唇。“当然查不到,这首歌是我喜...我一个朋友自己写的。”

「神仙朋友啊!也太有才了吧!」

「果然优秀的人身边的朋友都是优秀的。」

「这个小哥哥应该考虑进军音乐区啊!!!声音也太棒了」

「我怎么感觉这个声音好熟悉啊...」

吴世勋认真的看着游戏界面操作着,随着枪响,又一个击杀。

「真不知道54这个技术是怎么做到前两天那么差的战绩的。」

「呜呜有没有特别喜欢的歌啊」

“我直接找出来放给你们听。”吴世勋操作着角色躲了起来,切出了游戏界面,在播放器中直接放了起来。“我要放了,你们好好听啊。”

“Lay you head on my pillow  Lay it down  Lay it down”

「就我听着这首歌满脑子都是lay小哥哥的名字嘛???」

「54你听这首歌真的不会想起lay小哥哥吗????」

「这首歌好好听啊」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吴世勋看了一眼备注,立刻接起了电话。

“喂,哥怎么在看我直播啊,哦哦,这怎么啦?别生气啊,我错了,好不好,原谅我嘛,哥别生气了,我这就换歌。哥?”吴世勋挂了电话就把音乐切掉了。

「54语气也太温柔了吧,在和谁打电话啊?」

「呜呜不是直播的时候从来不接电话吗」

「诶,怎么切音乐了。」

吴世勋在打完这把游戏后,关掉了游戏。“下播了,大家早点休息。”

 

关了直播,吴世勋立刻拿起手机给张艺兴发起了消息。见对方半天没有回消息,想着刚才张艺兴给自己打电话时生气的语气,吴世勋不由得慌了,“啊啊啊,艺兴不会真生气了吧。闯祸了啊,这可咋哄啊。”十分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吴世勋,你一天天的作什么死啊,哎一西。”给张艺兴发了道歉的话,对面也没有反应。吴世勋发愁的盯着他和艺兴的聊天界面,一条微博的聊天弹窗闯入了他的视线:54大大,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们下周在长沙的线下活动,虽然知道您从没参加过线下活动,但我还是厚着脸皮来问问您。吴世勋刚准备无视这条消息,就一眼看到了活动举办地在长沙,艺兴不是在长沙吗,这两天要是没哄好艺兴哥,正好去长沙给艺兴一个惊喜。吴世勋美滋滋的想着,回了活动方消息。

早上醒来,吴世勋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张艺兴有没有回他消息。“耶嘿!艺兴回我消息了!”划开手机看张艺兴给他发了什么。

“世勋,我没生气了,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昨天看着看着世勋直播睡着了(ーー;)”

吴世勋立刻给张艺兴回了消息;“艺兴哥没生气就好,我还以为艺兴哥真的不理我了呢。”底下配了个委屈的表情。“艺兴哥,我下个星期去长沙...”还没打完,就又删掉了,“还是给艺兴哥留个惊喜吧。”

接下来几天,吴世勋就天天陪着张艺兴打游戏,去长沙参加线下活动的事瞒的死死的。为了瞒这事,吴世勋也没在直播里提要参加线下的事,想着反正到时候官方会发消息,到时候他的粉丝就知道这事了。平时给张艺兴发消息,嘘寒问暖,关心张艺兴的各个方面。和张艺兴的关系就差那临门一脚了。吴世勋早早的就买好了飞长沙的飞机票,数着日子等着去见张艺兴的那一天的来临。

微博上粉丝们知道了吴世勋要参加线下活动的事,十分的激动。一直以来直播不露脸的,神秘著称的Wu54居然要参加线下了!!!粉丝们订票一个比一个积极,说是一点也不好奇吴世勋长什么样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主播圈公认的超高颜值游戏主播bbh你边阿爸也会去参加这次活动,线上票一开票就被粉丝们哄抢一空。没抢到票的粉丝在超话里哀嚎着,只能等活动结束在家看图了。

临上飞机前,吴世勋耳机里放着Amusement Park,给张艺兴发了条消息。

“艺兴哥,我有个惊喜给你。我10:07在长沙飞机场等你。”

发完消息,吴世勋就开了飞行模式,在座位上听着张艺兴的汽水音闭目养神,等待着一落地就见到张艺兴。

———————————————

这章贼水,主要是给见面交代个理由???

日常玩梗:世勋游戏直播时听艺兴的Give Me A Chance和直播放Lay It Down(第二天颁奖礼艺兴全场没理世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说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世勋最近的演唱会生图简直要我命 艺兴又拿了一个全球代言人!夸爆哥哥!!!

gay出来的缘分 番外

文笔超级渣   疯狂OOC   不喜勿喷  爱你哦~

本来今天想鸽来着,因为 今天下午上了马术课,超级累。但是不更感觉良心上过不去,所以更了一个小番外~(正剧可能明天也不会更,因为要出去聚会)后面那段灵感来源于夏威夷写真里世勋骑马的那几张照片(我也不知道世勋到底会不会骑)还有我 今天下午的那匹好伙伴—黑色的汗血马和他头上的小星星~

话不多说(/ω\)

——————————

与艺兴哥约会的一天 vlog

是的你没有看错,著名·不露脸·游戏主播吴世勋更新的新视频竟然是一条vlog。自从他和他的宝贝艺兴哥公开了以后,就已经放飞自我到这个程度了。这条新视频底下的评论除了对于吴世勋更新了vlog的震惊意外,就是对于吃饱狗粮的吐槽。接下来让我们看看这到底是一条怎样的vlog。


吴世勋举着摄像机用死亡角度拍着自己,愣是在自己被粉丝们夸爆的360度无死角的脸上找到了361度,冲着镜头挥了挥手。

“我现在正在艺兴哥的舞蹈教室里,在等艺兴哥下课。”

镜头一转,张艺兴和他的学员们出现在了画面里。张艺兴带着白色渔夫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即使只露了半张脸也让人觉得很帅。伴随着音乐声的响起,张艺兴舞动起了身体,每一个动作十分精准的踩在了节拍上。“Honey,Honey,I know that you with it.”慵懒的曲风配上张艺兴独特的舞蹈风格,让人看了移不开眼,只想紧紧的盯着这个穿这一身白衣的男孩。

“看,我的艺兴哥跳舞跳的棒吧。我跟你们说这个舞的BGM也是我艺兴哥自己写的,唱的。”背景音里的吴世勋得瑟的说着,好像如果别人夸奖了张艺兴就是夸奖他一样。

“艺兴哥又会跳舞又会作词作曲,唱歌又好听,长得超级帅,最最重要的是还会给我做饭。你们没有这么好的对象吧~”吴世勋一夸起他艺兴哥根本停不下来。

「呀!54你个臭屁小孩,就会得瑟!!!!」

「54你有对象了不起啊!!!」

「不知怎么的,怀里的对象突然就不想要了。」

「lay小哥哥跳舞也太厉害了吧!!!」

“艺兴哥下课了,我不和你们多说了,我要去找我的艺兴哥了。”吴世勋的小语气荡漾极了,举着相机就朝着张艺兴跑了过去。

“艺兴,上课辛苦啦~来喝点水。”镜头突然一转,继续以死亡角度照像了吴世勋自己,“我才不给你们看艺兴哥喝水的样子,省得你们再对我的艺兴哥产生什么非分之想。”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突然出现在镜头里,锤了一下吴世勋的肩膀,“哎呦喂,世勋你瞎说什么呢。”“本身就是嘛,艺兴哥那么好看,给他们看了,万一要和我做情敌怎么办。”吴世勋握住了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瘪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张艺兴,镜头里的手翻过来拉住了吴世勋的手,轻轻地捏了捏,镜头外的张艺兴语气温柔的哄着他家小孩,“怎么会呢,我只会喜欢我们世勋一个人。”突然间画面漆黑,只听见吧唧一声,和张艺兴带着撒娇的抱怨声,“哎呦喂,世勋还有人看着呢。”“没事,我捂住镜头了。”“不是,我是说练习室里还有人。”

接下来画面一转,张艺兴举着摄像机出现在了镜头里,“我和世勋现在打算去吃午饭啦,世勋在开车。”张艺兴稍微侧了侧身,镜头里就出现了单手扶着方向盘,认真开车的吴世勋,“我们世勋开车的样子是不是特别帅。”听到这话的吴世勋伸出一只手揉了一下张艺兴的头发,张艺兴微红着脸拍了一下吴世勋作乱的手,“别闹,好好开车。好啦,我们一会见,等我们到了餐厅再继续录。”

「你的世勋,你的世勋,不是我们的。」

「单手开车的54,我可以!」

「前面别可以了,你能看到还多亏了人家对象呢」

「艺兴真的比54大吗,wodema,看起来也太奶了吧!!!」

“我们回来啦。”镜头里同时出现了张艺兴和吴世勋,“我们现在刚点完菜。”吴世勋在一旁手托着下巴,笑着看张艺兴在那对着镜头说话。“呀,菜上来啦,我们先开吃啦。”摄像机被放在了一旁,吴世勋往张艺兴碗里加了几筷子辣椒炒肉,又倒了杯温水放在了一旁,接着继续开始剥虾,沾好酱汁放到张艺兴碗里。

“世勋别光顾着给我夹菜啊,你也吃啊。”

“知道啦,艺兴哥。”说话的同时吴世勋看向了镜头,十分得瑟的晃了晃脑袋,小表情仿佛在说:你看艺兴哥是我的。

「54你够了!!!」

「大晚上的我看着这些吃的居然没饿,哦~原来是吃狗粮吃饱了啊」

画面又一转,镜头里出现了探着头一脸好奇盯着摄像机的一张巨大的马脸,这时张艺兴和吴世勋同时出现,“我们现在在马场哦,之前世勋一直说想要带我来,一直没机会呢。”

“走吧艺兴哥,我带你去看我送你的礼物。”吴世勋拉起了张艺兴的手,径直像马房里面走去。

“诶,还有礼物吗?”张艺兴充满了疑惑。

在马房的最里头,一匹马好期待探出了头,这匹马通体为黑色只在前额上有一颗白色的星,看起来极其乖顺。它用脸轻轻拱了拱张艺兴的肩膀以示友好。

“怎么样,艺兴哥喜欢吗?这是我特意托人从海外运过来的马,是匹汗血马呢。当时就因为他头上的这颗星星,一眼就确定是他了。”吴世勋微微歪了歪头看着张艺兴。

“我...我很喜欢!”张艺兴被这突如其来的礼物震惊到了。

「不愧是贵族呜,送礼物都这么贵族」

「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这个礼物也太令人惊讶了吧」

镜头一转,吴世勋骑在马上在场地里飞奔的样子出现在了画面上,马儿在场地里奔跑的样子配上吴世勋那无可挑剔的面庞,整个画面像一副油画一样展现在眼前。

“我不会骑马,只能等以后世勋教我啦。”张艺兴的声音出现在背景音里。

这时吴世勋拉停马儿,慢步走向张艺兴的面前,微微低下头,笑着伸出手,“艺兴哥要上来试试吗?”摄像机被摆在了栏杆上,张艺兴被吴世勋一把拽上了马,两共骑一匹马,在夕阳的阳光照射下慢慢走出了画面。

vlog到此就结束了。

————————————— 

gay出来的缘分 02

游戏主播勋X路人队友兴

文笔超级渣! OOC非常严重   不喜勿喷  爱你哦~ 应该是个短篇照我现在的这个进程来看。 

话不多说

——————————

吴世勋一只手擦着半干的头发,一只手拿着手机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翻看着超话里对于今天直播的反响。“嗯,好像还不错。”吴世勋看着手机嘟囔着,漫无目的的翻着微博,随机给几个粉丝点了个赞。在翻到一个粉丝发的小作文时,手微微一顿,“wulay?我和艺兴哥的cp文?”手指不受控制的点开了全部,看了起来。五分钟过后,吴世勋放下了手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满脑子里都在想象张艺兴用他的汽水音撒娇的样子。“完了完了,我这瞎想什么,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真是疯了,都怪这个文。”这时手机突然开始疯狂震动起来,吴世勋拿起手机一看,微信消息十多条,再一看都是边伯贤发过来的。

“吴世勋,你居然一天没回我消息?”

“我看你今天的直播了,反响挺好的。”

“你看我之前跟你说这种gay人的直播方式最容易涨人气了。”

“之前让你这样你不听,你看你这一听你边爸爸我的,是不是贼流批。”

“我跟你说我....”十多条微信剩下全是边伯贤自夸的了。

吴世勋十分无奈的回了边伯贤消息,一边嘟囔着一边给边伯贤打了个电话过去,“真想不明白,这哥这样居然比我大。”边伯贤收到了吴世勋的语音邀请立刻接了电话。

“喂,世勋。”

“伯贤哥你也知道我爸,我前短时间消失就是因为他找我回去。”

“我就知道你是因为你爸又鸽了这么长时间,又怎么了,你家老头子还想着让你回去继承家业呢?”

“他就是总觉得把公司给了我哥,不给我点什么好像对我不公平。我又不是养活不了我自己。”吴世勋小声抱怨着。边伯贤听见了这话,心想:平时表现的再怎么成熟,果然其实还是个孩子嘛。

“你就别和你爸犟了,他也是关心你知道吗?”

“知道了,伯贤哥。”

“世勋呐,你之前不是不想以这种方式双排吗?今天突然想开了?”

“伯贤哥,没有,就是今天的那个队友呆萌萌的,我就特别想逗逗他。”

“呀!吴世勋你不会动春心了吧!”边伯贤笑着调侃着电话那边的小孩。

“伯贤哥你别瞎说,我没有,见都没见过的人怎么可能,我要求可是很高的。”吴世勋听了这话慌忙的解释着。

“是是是,就你那个择偶要求:肤白貌美有酒窝,还要自带体香,清纯又性感。这样的人上哪找去,你就单着一辈子吧。诶,不和你说了,前两天打游戏输给我的那个人又找我了,gay不过我还硬上,真不知道这人胜负欲怎么这么大。”边伯贤说完就挂了电话。

吴世勋想着刚才边伯贤说的话,点开了张艺兴的朋友圈翻看。朋友圈的内容十分积极向上,能看出朋友圈的主人是个十分热爱生活的人。吴世勋点开了其中一个照片看,是一个背影站在游泳池里,头发在泳池水的映射下微微有点发紫,白皙却不瘦弱的臂膀。吴世勋舔了舔嘴唇继续向后翻看着,“诶,艺兴哥还会跳舞吗?”这张照片里的张艺兴带着渔夫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唯独露出了笑出酒窝的下巴,照片里的人穿了件肥大的跨栏背心,暴露出的皮肤白的反光,若隐若现的能看出胸肌的轮廓。吴世勋一只手捂住了嘴躺在床上失神的盯着天花板看,“完了,好像被伯贤哥说中了。”吴世勋在床上躺着胡思乱想,在满脑子混乱中睡着了。

第二天晚上八点半,吴世勋十分令粉丝意外的准时开了播。吴世勋漫无目的的浏览着弹幕,和弹幕闲聊着。

「54今天怎么这么准时啊」   “之前不是鸽了好久吗,补偿一下你们。”

「今天直播什么内容啊」  “我没太想好要干什么呢,你们有什么想看的吗?”

「过段时间长沙的线下活动,54回去参加吗?」  “我没有参加线下活动的打算哦。”

说来也神奇,吴世勋开直播这么久,没露过脸,甚至微博上有关自己的任何一张照片都没有,粉丝们没有一个人知道他长什么样。而吴世勋单单凭借着游戏技术吸引了一大批粉丝的关注。因为吴世勋和边伯贤玩的很熟,平时经常一起直播,做视频,所以粉丝们总会偷偷私信边伯贤询问吴世勋的长相。然而得到的回答是:54不发照片是因为他的自拍技术太烂了,我都教不会他。自此以后粉丝们再也没好奇过吴世勋的长相,毕竟连电竞圈自拍大佬啵啵虎都教不会的人,应该是真的很不会拍照了吧。

「要不今天和昨天一样路人双排?」  “可以。”说着吴世勋就登陆了游戏,也没多犹豫直接开始了匹配。进入了比赛,顶着Bear-Kai的ID的队友开麦询问:“听得见吗?”吴世勋听见了后十分冷漠的回答到:“嗯。”全场比赛吴世勋也没有给可怜的Kai同学让资源,也没有多和队友交流,甚至队友倒了以后也没有立刻去救,反而是去刚枪回来以后再救。游戏结束时,Bear-Kai小心翼翼的问了句:“那个,要不下一把一起?”“嗯,可以,你稍等一下。”吴世勋说完就拿起了手机给张艺兴发了消息:艺兴哥,要不要一起打游戏啊?等了有两分钟后,吴世勋收到了回答:好呀,正好我明天休息,今天可以多打会儿,麻烦我们世勋带我啦。吴世勋看着手机上的那句我们世勋轻轻的笑了起来。“Kai我有个朋友一起玩,等一下我拉他。”说完吴世勋就关了麦,开始看弹幕刷了些什么。

「今天的54和昨天不太一样。」

「哈哈哈哈,小熊表示害怕,队友怎么可以冷漠成这样。」

「果然昨天的是假54,今天贵族呜回来了。」

「小呜呜要拉的朋友是谁啊,是阿爸吗???」

「小呜呜刚才在笑什么啊?」

吴世勋看游戏里张艺兴的游戏名称亮了起来,立刻把他拉进了队伍。

“lay哥,晚上好啊。有人和咱们一起打你不介意吧?”

“啊,没事的没事的。”张艺兴听到了吴世勋那边的发问立刻回答。

“那咱们开了,三人四排ok吧?”吴世勋也没等Kai回答他就直接点了匹配。

「哇!居然是昨天的lay小哥哥!」

「wulay是真的!昨天54还给同人文点了赞!!!!」

游戏一进入,吴世勋就问:“lay哥,你有想跳的点吗?”屏幕那边的张艺兴听见这句话挠了挠头,想到昨天输了的互gay大战,胜负欲突然上来了,“我想跳到你心里?”张艺兴学着吴世勋昨天的话回答到,一边说一边染红了耳朵。

「哈哈哈哈,来自lay小哥哥的昨日反击哈哈哈哈哈」

「54昨天刚说过这句话,哈哈哈哈哈」

「今日分外主动的lay小哥哥」

吴世勋听到这句话懵了一秒,随即笑这回答了张艺兴:“宝贝现在已经跳到我心里了。”

“哎呦喂,你这...”

“今天是lay哥先开始的,我还说今天放过lay哥呢。”

“哎哟,54要不咱们...”

“已经开始就不能结束了,宝贝~”

一直插不上话的我队友刚刚明明不是这样的·Kai找到机会插了一句:“那咱们到底跳哪啊?”

“跟我跳吧,跳这里。”被打断的吴世勋微微有一点烦躁。

跳伞搜完那片房区的吴世勋在周边找了辆车开到了张艺兴面前,“来,宝贝我的副驾驶位只给你坐。”张艺兴听了这话,在屏幕前不禁捂住了脸,磕磕巴巴的回答:“好...好的,宝贝。”张艺兴上了车后吴世勋摁了摁喇叭,催促着Kai赶紧上车,“Kai,快点过来,我们走了。”“来了,来了。”

吴世勋拿着狙架着空投,“Kai去前面探一下,我在这帮你架着。宝贝你在树后躲好了。”Kai在距离空投还有50米的地方被人一枪爆头倒地,吴世勋看见后收起狙,向前扔了几个烟雾弹,“让你探,你怎么不知道铺烟啊,我去救你。宝贝你小心点。”“宝贝,你也注意着点。”吴世勋操纵着角色,利用走位躲过了敌方的射击,进入到了烟雾中。Kai往吴世勋面前爬了爬,吴世勋补了几个烟雾弹,开始舔空投,填完空投后才扶起了Kai。“Kai你打好药后往反方向跑,吸引一下对面注意,我争取一枪解决他。”说完吴世勋就趁烟还没散跑去了最近的一棵树后,换枪架狙,寻找着对面的身影。Kai向前冲去,对面果然如吴世勋所料上当了,只听一声枪响,屏幕上显示:玩家wu54使用98k击杀玩家awsl666。

“宝贝,你也太厉害了吧!夸你!”张艺兴十分兴奋的操控着角色跑向吴世勋,结果被人击倒在地。

“宝贝,你别动我去救你。”吴世勋扔出了烟雾弹,跑去扶起了张艺兴,同时扔下来几个大包,脱下了刚在空投里舔的三级头,三级甲。

“54,我不用这些,你穿着吧。”

“宝贝,你穿着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这样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我去给你报仇。”说罢,吴世勋切成M416就去和人突脸了。这时毫无存在感的Kai突然发言:“马上缩毒了,咱赶紧走吧,这都决赛圈了。”吴世勋在击杀了刚才的两人后,一边打药一边说:“宝贝过来舔包,舔完包,就走了。”“来了来了。”张艺兴在屏幕前抿了抿嘴,心想:这完全撩不过啊。张艺兴一只手控制角色,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跳的有点快。

最后以成功吃鸡结束了整场比赛,退出来后Kai同时退出了队伍,同时说了句:“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

“54,刚才他那句话什么意思啊?”老干部张艺兴表示听不懂这些年轻人用语。

“没什么,他就是在说他自己菜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小哥哥好惨啊哈哈哈哈」

「这个小哥哥也太有梗了吧」

「明显双标呜!!!区别对待不要太明显」

「54你别懵我们lay小哥哥!!!」

“宝贝,接下来开始我们的快乐二人世界吧。”吴世勋语气里明显的带着笑意。

“诶?嗯...嗯好。”张艺兴被吴世勋突然的这么一句话撩的说话磕巴。

两个人一起打游戏打到了11点多,全程吴世勋也不认真玩了,好好地射击竞技游戏愣是被他玩儿成了蜜月旅行,即使死了掉战绩也无所谓,极其开心的继续开下一把。

「我去,这是个假54吧???」

「那个极其在意战绩的枪神54去哪了?」

「小呜呜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战绩表吗???」

张艺兴打了个哈气,看了一眼表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和吴世勋打游戏打得太开心完全没意识到已经这么晚了。

“宝贝困了吗?困了咱们就不玩了。”吴世勋在听见耳机对面的人明显的哈气声后立刻问道。

“嗯,有点困了。”张艺兴揉了揉眼睛,“我不玩了。”语气中带了些许张艺兴自己没察觉到的撒娇。

“那就睡吧,我看着你下线。”

“嗯,你早点睡啊。”说着张艺兴的游戏角色退出了队伍。

吴世勋也退出了游戏,看着弹幕说:“各位晚安,今天的直播到这就结束了。”也不看弹幕说了些什么就关了直播。吴世勋拿着手机给张艺兴发消息:

“艺兴哥睡了吗?”

“还没呢,怎么了世勋?”

吴世勋突然想起要做视频的事,想了想决定要和张艺兴坦白自己是个游戏主播的事。

“艺兴哥我有个事想告诉你,我是个游戏主播,咱们昨天一起打游戏的屏录我想剪成视频发出来,抱歉昨天没有告诉你,艺兴哥不会生我气吧。”打完这串字,吴世勋想了想又配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发了过去。

“世勋和别人打游戏也会叫他宝贝吗?”张艺兴看到吴世勋的消息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在想他会不会也和这么撩他一样去撩别人。

“艺兴哥,我发誓我没有,我就只这么叫过艺兴哥。”

“你剪成视频吧,我没事。”

“嗯嗯,艺兴哥没生气就好。”

“那晚安啦世勋。”

“晚安,宝贝。”吴世勋发出去了一条语音。回想着刚才和张艺兴的聊天,再一想张艺兴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吴世勋笑了,“果然艺兴哥对我也是有好感的!”

另一边张艺兴听了这条语音羞红了脸,觉得这句话跟打游戏的时候听起来的感觉就很不一样,尤其是在知道吴世勋只叫过自己宝贝以后。

——————————

熊妮表示委屈巴巴 同样都是队友 为什么我就要去吸引火力 而他可以拥有三级头三级甲和免费舔包(T ^ T)


gay出来的缘分

游戏主播勋x路人队友兴

文笔超级渣   疯狂ooc  不喜勿喷  爱你哦  一个小脑洞   先试一发水,在看要不要继续写 估摸着是个短篇吧。如有撞梗 那可能是缘吧  废话不多说~

————————

“今晚八点半。”一个名为Wu54的微博发出了这么一条消息,不出一分钟评论就炸了。

“啊啊啊,呜呜终于不鸽了!!!”

“不愧是wu贵族,文案还是那么简洁明了。”

“重大消息!!!失踪人口54回归了!”

......

过了5分钟,这个微博账户又发出了一条新消息。文案简洁到只有两个字:更新,@bbh你边阿爸。配了一段20分钟的吃鸡视频合集。

“呀!54昏,这是咱俩两个月之前一起录的频,哇靠你个咕咕怪,居然现在才发出来!!!看来是很久没有接受你边阿爸的社会毒打了!”这条评论底下充满了网友们的调侃:

“资深网民啵啵虎,哈哈哈哈哈哈”

“接受合气道黑带的制裁吧!”

边伯贤挑了几条好玩的评论点了赞就退出了微博,打开微信开始疯狂轰炸吴世勋。

“吴世勋,你小子这半个月跑哪去了!”

“回来了第一时间居然是发微博???”

“哇,你还敢不回我消息!!!!”

边伯贤手速飞快的敲击着键盘,不一会好几十条消息发了出去,而对面一点反应也没有。“气死我了,吴世勋个臭小子!”边伯贤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另一边,吴世勋看了眼边伯贤发过来的消息,“这哥话真多。”然后十分不贵族的翻了个白眼,开始琢磨起了今晚的直播内容。吴世勋翻看着之前视频的浏览量,发觉到路人双排和与边伯贤合作的视频的视频播放量相对高一些,又一想今天更新的视频正巧是和边伯贤的合作频,为了不撞车,吴世勋便定下了今晚的直播内容:路人双排。

晚上八点半,吴世勋准时开始了直播。直播刚刚开始,整个直播间的人气就已经爆棚了,弹幕密密麻麻的刷着。吴世勋戴上耳机,手敲了一下麦,“各位晚上好,嗯,今天路人双排。”边说边打开了游戏。吴世勋抬眼看了看弹幕,「时隔半个月,终于听见我们小呜呜的声音了!」「啊啊啊,54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年糕音我爱辽!」「就听声音也知道54超级帅!」「呜崽崽,这段时间干嘛去了啊,想死妈妈了。」吴世勋看着那条自称妈妈的弹幕轻笑了一下,“这段时间有点事要忙,没来得及直播。短时间没见,我还有妈妈粉了?”

吴世勋点击了游戏界面的匹配,没两秒就排进去了。

“喂,听得见吗,队友?”耳机里传来十分清爽的声音,“诶,听不见吗?”那边见迟迟没有回话又接着补了一句。“嗯,听得见。”吴世勋看着眼屏幕里顶着lay-Zhang名字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的游戏角色。

“听得见就好,听得见就好,我还以为我新买的麦不好使呢。”

“你的麦没问题,lay。你有想跳的点吗,我跟你。”

“哎呦喂,还是我跟你吧,我没怎么玩过这个游戏,技术特别菜,你可别嫌弃我啊。”

“没事,我很强的,咱们跳野区打野吧,不带着你去刚枪了。”吴世勋在地图上标了点,关了游戏麦和弹幕聊了起来,“嗯,我也觉得这个小哥哥声音很好听。先和他打完这把,再说要不要继续拉他一起打的事。”

“诶,你游戏ID是wu54,我该怎么称呼你啊,emmm,54先生?”

“哈哈哈,你想怎么叫都可以的,来,准备跳了,你左房区,我去右。”吴世勋听到这个称呼不禁笑了出来,心想这个男生也太有意思了吧。瞟了一眼弹幕,也都在刷:好可爱的小哥哥。

“你有枪了吗?宝贝,我这边有M4,你要吗?”吴世勋突然想逗逗这个男生。

“我要我要,我来了。”游戏里的角色捡起了地上的M416,“哎呦喂,你刚才叫我什么。都是男生,不要这样喽。”屏幕前的张艺兴憋红了脸,怎么也没想明白刚才还正常的队友突然怎么就gay了起来。

“叫你宝贝啊,你不爱听的话,要不我换成lay宝贝?或者蛋蛋宝贝?”吴世勋分神看了眼弹幕。

「我去,我关注小呜呜这么久了,第一次看到他双排gay人???」

「哈哈哈哈,lay小哥哥的反射弧好长啊」

「时隔半个月,我们54怎么就gay里gay气的了呢」

吴世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觉得自己屏幕对面的队友十分的可爱,总想逗逗他,他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一个还没聊超过10分钟的陌生人可爱。

“哎呦喂,你别搞我喽,54先生。”张艺兴因为自己队友对自己突变的称呼而挠了挠头,十分不解。

“宝贝走了,上车,咱们去其他地方搜搜,这太穷了。”吴世勋假装没有听见张艺兴对他称呼的反抗,依旧一口一个宝贝的叫着。

“宝贝有没有想去的点?”

“哎呦喂,没有。”张艺兴对于自己怎么也纠正不过来队友对自己的称呼表示放弃了。

“那去我心里吧,那里比较安全,我可以保护好你。”吴世勋笑着说。

“哎呦喂,你这个人怎么可以gay这样喽?”屏幕前张艺兴因为这句话红了耳朵,而他本人完全没有意识到。

此时吴世勋直播间弹幕已经炸了。

「我们小呜呜不gay则已,一gay惊人啊!」

「我wulay cp锁了,钥匙我吃了」

「54长大了,学会gay人了」

「54你说是不是被隔壁小嗲精啵啵虎带坏了!」

而沉迷于“调戏”自己队友的吴世勋完全没有顾得上弹幕在说什么,专注于游戏操作同时嘴上骚话不断,“宝贝小心,别被打了。”“赶紧打药宝贝,我来和他们刚。”吴世勋控制着游戏角色,栓狙一拉,一个人头就拿下了,“宝贝放心,我给你报仇了。”另一边操作着角色打药的张艺兴听了这话,手一抖打断了打药进程。“哎哟喂。。。”张艺兴重新操作着角色打药,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给自己的好朋友朴灿烈发消息:灿烈啊,打游戏有人gay你,你会怎么办?没过两分钟那边回了消息:艺兴哥,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gay去,不能输!!!!张艺兴看到了这条消息觉得有些道理便听从了朴 胜负欲爆棚 灿烈的话。

“宝贝可真棒啊,一定要保护好我啊~”张艺兴在说这句话时还特意加了个撒娇的尾音,心想着这回看你怎么gay。另一边的吴世勋听了这话“噗嗤”一笑,“好的宝贝,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嗯?”张艺兴听了这话,心想这个人也太会了吧,不行不能输。

“这里有八倍镜,来宝贝给你。”

“谢谢宝贝,宝贝是不是能听见我心里的声音,要不然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永远也不知道你在好好打游戏的时候你的对手们居然在互gay???这局比赛最终在这充满粉红泡泡的气氛下成功吃了鸡。

“宝贝要不要继续和我玩啊?”吴世勋此时才想起来已经被他忘记许久的观众们,“我打算再来这个小哥哥继续玩。”弹幕刷着「54你也太会了吧!」「我之前居然一直以为我们小呜呜是个不会撩人的乖宝宝。」「打!再来亿把!给我吧wulay cp锁死!」

“我不打了,明天还要上班。”张艺兴十分为难的拒绝了吴世勋的邀请。

“那看在我保护好了宝贝你,还带着宝贝吃鸡了的份上,咱们加个好友吧。”吴世勋故意带着一点小委屈的语气。

“那好吧。”张艺兴听着对方的语气和对方说的不争的事实,接受了吴世勋的要求。

吴世勋黑屏了直播间,成功的加到了张艺兴的微信。吴世勋迫不及待的给张艺兴发了消息:我叫吴世勋,你呢?对方秒回:张艺兴。吴世勋添加备注的时候看到张艺兴的个人名片发现张艺兴居然比自己大了三岁,随即给张艺兴发了消息,那我就叫你艺兴哥啦~艺兴哥以后打游戏叫我啊,我还会和今天一样保护好艺兴哥的~张艺兴看到了这条消息,觉得对方除了在gay人的方面一点都不可爱以外本质上还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嘛。张艺兴便回了个好,世勋早点睡,晚安。

吴世勋看到消息回了个晚安后,便退出了游戏,看起了弹幕消息。弹幕刷着一条有一条:「加到微信了吗?」「54这是第一次加路人好友啊」「今天不打了吗?」「54是不是累小哥哥有什么想法?」吴世勋看到了便与弹幕闲聊起来:“嗯,加到小哥哥微信了,对啊,第一次加。嗯,今天不打了,一会就下播了。没有,就是觉得他特别可爱。”吴世勋看了看今天的观众量,摸了摸下巴说:“过两天应该会把今天的直播剪成视频上传,大家记得看。我今天刚上传的合作视频大家记得看哦。好啦,我下播了。各位晚安。”

我不好(神经病脑洞????)

小学生逻辑,文笔极渣,极度OOC,听完艺兴新歌的一个脑洞。不喜勿喷哦,谢谢~

我知道歌词是李荣浩老师写的❤️

——————

张艺兴推开宿舍门,还没来得及把行李放好便被队友们团团围住。耳边充斥着队友们的关心,张艺兴边点头回应着,边寻找着忙内的身影。张艺兴对于没有看到平时最积极出现的忙内感到奇怪,“伯贤呐,世勋呢?不在宿舍吗?”边伯贤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哥,伯贤难道不是你最喜欢的弟弟了吗?”随机抬手指了指吴世勋房间的门,“估计在屋里整理形象呢。”张艺兴刚准备说什么就被灿烈拉到了沙发上,“艺兴哥,快和我们说说你最近怎么样了?”被灿烈这么一问,张艺兴算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讲起了最近发生的趣事,“哎哟喂,我差点给忘了,我给你们带了礼物。”张艺兴从包里一点点往外掏东西,“灿烈呐,哥本来给你带了旺仔的,结果海关不让过,哥只好自己喝了。”张艺兴提着打王老吉,“这个是给世勋的,诶世勋怎么还没出来啊,我去看看。”说这提着王老吉就往世勋的房间走,“俊勉哥啊,帮我分一下礼物。”

张艺兴敲了敲门,“世勋,世勋呐,哥进来了啊。”推开门看见吴世勋正低着头坐在床边一言不发,“世勋怎么不理哥啊,是不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忙,和我们世勋联系少了不高兴了?”张艺兴看着依旧一言不发的忙内慌了一下神,“我这不是回来看我们世勋了吗?”吴世勋抬头看着眼前许久不见的哥哥,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紧皱的眉头表现出了他的情绪不佳。“我们世勋这是怎么了?”张艺兴坐在旁边,握住了吴世勋的手。“艺兴哥,我们…分手吧…”吴世勋断断续续的吐出这几个字。张艺兴愣住了,攥紧了吴世勋的手,“世勋,为什么啊?是我哪里不好了吗?”吴世勋知道张艺兴最近压力真的很大,但是他真的坚持不住了,“艺兴哥,你没有不好,是我不好,是我坚持不住了,我想和哥正大光明的牵手,我想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艺兴哥…我…”吴世勋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我知道哥也十分的累,可是我…真的…想艺兴的时候却看不到你…我真的好难过啊…艺兴…我知道这都是因为公司的工作安排…我也不能怪你…可我真的感觉好累…每天都好担心哥自己一个人有没有受什么委屈…艺兴我真的好想你啊”吴世勋捂着脸抽泣着。张艺兴拉过吴世勋的手,给他擦着眼泪,心下心疼极了,“我们世勋还真是个小哭包啊,我这不回来看我们世勋了吗,我也天天想见世勋呐,世勋的心情我都懂,我怎么会受委屈呢,是不是?”吴世勋把头埋在张艺兴的肩窝,声音闷闷的说:“哥,怎么没受委屈,我都看见了,那些人说话那么难听,哥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他们却…”张艺兴轻轻的拍了拍吴世勋的后背,“哥没事,每次一想到我们世勋还在韩国等着我回来,我就感觉自己充满了干劲呢。”吴世勋双臂抱紧了张艺兴,“艺兴每次都这样,有什么事都自己憋着,明明我是哥的男朋友,哥却什么事都不告诉我。”吴世勋蹭了蹭张艺兴的脖子,带着鼻音的小奶音用着可怜兮兮的语气说:“这次是我不懂事了,艺兴原谅我好不好~”张艺兴往后退了退,看着吴世勋的眼睛笑着说:“这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们世勋有事了告诉我,我很高兴呢,不过下次可别说分手吓唬我了,我以后有事也一定会和世勋说的,好不好。”吴世勋伏过身去,亲了亲张艺兴的酒窝,“嗯嗯,我以后绝对不再提了,再提我就胖的和vivi一样!”

第二天早上,吴世勋搂着刚刚睡醒的张艺兴说:“一睁眼就看到艺兴的感觉真好~对了,哥难道不会有坚持不住的时候吗?”张艺兴揉了揉眼睛说:“也会有啊,不过一看到我们世勋给我发的消息,我这种想法就都打消了。”


———————

在我心里即使世勋已经不小了,但是在哥哥面前就还是个孩子,在感情面前表达的就是很直接,而艺兴呢,我觉得是个心思细腻的,有什么事都会怪自己的男孩子…所以就有了以上这一小段…标题瞎取得,一个很奇怪的想法…我觉得两个吵架了的话都会觉得是自己不好吧。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达出来,世勋在说完那些话之后十分的自责,觉得“我不好”和艺兴觉得让世勋这么想而产生的“我不好”这样的想法。

我不管 我就是要当糖嗑🤤


只有和艺兴的是合照(地下的广告很懂嘛【捂脸


ps:泡菜鱼的表情仿佛说明了什么   一脸嫌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这个糖有没有人嗑过!!!!


17年MMA上世勋里面的衣服和艺兴GiveMe A Chance的MV里的衣服一样。


我先嗑为敬!



文笔渣到爆啊…理科生的怨念



傍晚的伦敦,阴沉的天空中下着濛濛细雨,街道上时不时走过几个行人,喧闹的街道变得十分寂静。
“Draco,你看这样的伦敦是不是很美?”躺椅上白发苍苍的老人对身后的人说。
“嗯,的确很美。很像我离开的那天。”
“Draco你知道吗,那天我一点都不意外你选择了你的家族。”
“Harry,当时我真的放不下你,但是却又不得不放下,那时我真的很想把你拥在怀里,永远不放开!”
“Draco,那你现在把那个拥抱补给我好不好?”
“好”黑暗中的那个声音逐渐低沉下去,“可是Harry我很想给你个拥抱,但是我不能。”
Harry苦笑了一下说:“是啊,我忘记了,伏地魔死的那天你也死了。“
“我现在只是个画像罢了”画像中的少年一头淡金色的短发,而暗黑色的长袍使他那头金色的短发更加耀眼。
When I'd like to give you a hug but I find it was been impossible .当我再想给你一个拥抱时却发现已经不可能了

依旧文笔渣的短篇_(´ཀ`」 ∠)_感觉自己没救了…




德拉科第一次在摩金夫人长袍店看见哈利时,第一次觉得绿色的眼睛居然可以那么漂亮。在自己努力去和他搭话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第一次向别人搭讪,然后就出现了德拉科这辈子在所有搭讪里最烂的一句话。
“喂,你也是去霍格沃茨吗?”
“是的。”
“我爸爸在隔壁帮我买书,妈妈到街上找魔杖去了。”德拉科习惯性的带上了贵族腔调,拖着长腔,完全没意识到这会使哈利厌恶。“然后我要拖他们去看飞天扫帚,我搞不懂为什么一年级新生就不能有自己的飞天扫帚。我想,我要逼着爸爸给我买一把,然后想办法偷偷带进去。”
直到最后那个男孩离开德拉科也没有问出他的名字。
当德拉科在霍格沃茨再一次看到哈利时,德拉科在心里小小的开心了一下,虽然已经知道他回来霍格沃茨了,但还是中有一些小小的担心。德拉科往前走了走,靠着楼梯扶手站在,看到那个穷鬼韦斯莱挨着哈利站在,而自己心心念念了很久的男孩笑的很开心的和那个穷鬼说这话,生气的想着,哈利在霍格沃茨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应该是我,那个穷鬼果然和爸爸说的一样讨厌。
“看来是真的了,哈利波特来霍格沃茨了。”德拉科一脸骄傲的看着那些刚知道这个消息而议论纷纷的人。
“这是克拉布和高尔。”德拉科指了指身后的两个男孩。
“我是马尔福。”德拉科笑着走到哈利面前拖着长腔自我介绍着。“德拉科·马尔福。”听到罗恩的嗤笑,德拉科觉得他在嘲笑自己。
“你觉得很好笑是吗,我不用问都知道你是谁。”嘲讽的看着罗恩,“红色的头发,满身旧衣服,不用说,一定又是那个韦斯莱家的。”
“波特,你很快就会发现有些巫师家族就是要比其他的要优秀的多。”德拉科不屑的瞥了一眼罗恩,“你应该不会想跟另类的人交朋友吧。”德拉科想着,哈利听到这些一定会和我做朋友而抛弃那个韦斯莱的。
"I can help you that."德拉科伸出了手,看着那个男孩。
“我认为我能分辨出谁是另类,谢了。”哈利看了眼德拉科的手。
德拉科第一次真心想交朋友的手就这样被退了回来。
在魔药课上,德拉科成功的做出了药剂,被教父表扬时,德拉科下意识的看了看哈利,哈利没有注意到他。在飞行课上,德拉科在说了一声up就让扫把起来时,瞟了一眼哈利,看到哈利也成功的拿起扫把,“不愧是我想要交的朋友”德拉科暗暗想着。当德拉科捡起纳威的记忆球时,成功的吸引了哈利的注意,从此以后德拉科get到了吸引哈利的方法,那就是搞事情。
从此以后,哈利和德拉科成为了死对头,一天不互怼浑身难受的那种。德拉科也达到了他的目的,吸引着哈利的注意。虽然哈利每回的眼神都带着厌恶,但德拉科却觉得很值,与其成为陌生人,不如成为他最讨厌的人,这样他至少还会愿意把目光分散一点给我。
在有求必应室的那回,哈利骑着扫把,折返回来救起了火海里的德拉科,第一次德拉科接触到了哈利的手,“哈利的手很温暖,和他冰凉的手不一样,手心有着一点茧子,应该是长期骑扫把磨出来的。”德拉科这么想着,“他折返回来救我是不是证明他还有点在意我的。”德拉科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德拉科你在这自作多情什么。”
在黑暗来临的时候,德拉科在已经破败的马尔福庄园又一次见到了哈利—他心中的那块翡翠。虽然哈利的脸被变得完全不像他,可当德拉科看到哈利眼睛的那一刻,德拉科认出来他,他就是他心心念念的翡翠。当贝拉质问他,这个人是不是哈利时,“不。”他的声音颤抖着可他的回答是那么的坚定。
在大战的时候,德拉科看到在海格怀里,毫无生机的哈利时,心都快碎了,眼泪一点点充斥了眼角,却又因为不能被You know how察觉到而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下一秒德拉科看到哈利一下子从海格怀里跳了出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看到哈利手里空空如也,没有魔杖的踪迹时,德拉科慌了神,“这怎么能打啊,破特这个笨蛋他的魔杖呢?”
“小龙,别轻举妄动。”纳西莎握紧了德拉科的手。
“妈妈,我知道。”
可当看到You know how举起魔杖要攻击哈利时,德拉科慌了。他挣开妈妈的手从食死徒的队伍里跑了出来,把自己的魔杖丢给了哈利,看到哈利接到了魔杖,德拉科松了口气。他从未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勇敢。
在一切都结束的那个圣诞节的夜晚,德拉科把哈利拉到一个角落里。
“破特,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我害怕一切未知的事物。我这辈子也就勇敢过那么三回,第一次是一年级时我向你伸出的手,第二次是大战时我冲出去把魔杖扔给你,第三次大概就是这次了吧…有趣的是我每一次的勇敢都和你有关。”德拉科苦涩的笑笑,“波特,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我喜欢你,波特。你可能会认为我是一个投机分子吧…你可能想不到,你的死对头居然暗恋了你六年之久,真是可怕不是吗,我猜接下来你会非常非常愤怒的大骂和指责我吧…”德拉科低着头不敢看哈利的眼睛。一个温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德拉科的头发,德拉科抬起头没有看到一脸愤怒的哈利,而是看到了正笑着的他,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瞳孔里装下的人影满满的都是他—德拉科·马尔福。
霍格沃茨外雪花正在一点点飘落,霍格沃茨里面的某一个角落里金发男孩正和一个黑发男孩拥吻着,他们头顶上的槲寄生吐出来淡黄色的小花…



写个小段子…文笔渣_(´ཀ`」 ∠)_






Maybe

如果当初我没有用傲慢无礼的语气侮辱罗恩,哈利会不会握住我的手。

如果哈利握住了我的手,我们是不是从此不再会一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

如果我更加礼貌一点,哈利可能不会对我有那么的厌恶。

如果我不再歧视血统,哈利会不会对我有一丝丝的好感。

如果我不是一个斯莱特林,哈利会不会再和我见面时给我一个小小的微笑。

如果在飞行课的时候我没有抢走隆巴顿的记忆球,哈利会不会觉得我不是那么不可理喻。

如果在禁林的时候我没有逃跑,在哈利心中我是不是不会成为一个胆小鬼。

如果我帮哈利救了那只神奇动物,哈利会不会改变对我的印象。

如果哈利还能在我面前笑的那么开心,我愿意再变成一次白鼬。

如果我成为了三强争霸赛的勇士,那么我的宝贝一定会是那片翡翠。

如果我不是一个食死徒,我和哈利会不会有可能。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如果…只是假设…

而我和你之间没有如果。